野馬精神 -
网站地图

繁體

首頁 / 新聞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學園地

文化

野馬精神
發布時間:2020-08-13 來源:和風公司 作者:董心

近日,我在微信上报了南方周末的写作训练营网络培训。南方周末,是每一个新聞人的理想,它刊发的报道,深度和广度都令人叹为观止。在培训过程中,按照老师的推荐书目,重新阅读了南香红记者的陈年文章《野马在野已三年》,激起了我万千思绪,一浪又一浪,一波又一波,难以平复。

1

這是2004年的稿件,不過其影響力依然猶在。

爲了更好地理解野馬的來龍去脈,我又讀了南香紅的另一篇文章,即2001年發表的《野馬危機》。

文中的野馬叫新疆普氏野馬,是比大熊貓還珍貴的稀有動物,全世界還不到1000匹(2001年的統計),中國准噶爾盆地則僅有27匹(2001年的數據)。

而這27匹野馬是上世紀西方探險家在准噶爾捕獲的28匹野馬的後代。它們雖是野馬,但是被人圈養了一百年,從未受過自然的洗禮,早已失去了野性。

要是一直這樣下去,那該多好啊!野馬在安全富裕的環境中生長,與人和諧共處,在藍天白雲下,悠哉悠哉地享受生活,多美啊!

不過,野馬總歸是野馬,人的圈養雖然給它提供了優質的生活環境,卻削弱了它們的戰鬥力,近親繁殖的一代不如一代,在這樣下去,它們跟家馬不再有卻別了。

放野是唯一的出路。

2001年8月28日,工作人員還給了27匹新疆普氏野馬自由,使它們重新回到了大自然的懷抱中。

2

然而,這些野馬可是從未經曆過大風大浪,更沒遇到過天敵的威脅。這些嬌嫩的野馬能在大自然中,成功立腳,開辟自己的天空麽?

它們本該屬于自然界,自然界會以什麽方式歡迎它們,以何種姿態接納它們?

它們將要面對嚴寒、天敵、疾病、饑餓……

它們是中國僅存的27匹野馬,萬萬不能群滅,無論如何也要活下來。它們的安危牽動著人們的心弦。

最要命的是,由于當時的條件不給力,工作人員不能使用GPS等跟蹤設備,只能依靠30倍望遠鏡和吉普車跟蹤野馬的蹤迹。

放野頭幾天,野馬舍不得離開圈養地,活動範圍局限在圈養地三十公裏以內,每天按時回來飲水、午休。後來,它們的膽子慢慢變大,不但夜不歸宿,甚至不回頭,一直往前沖。

工作人員密切關注著野馬的動態,祈禱它們,祝福他們。

吃了一百多年苜蓿的野馬,經過一系列的摸爬滾打,一點一點恢複了野性,學會了如何辨識毒草,也與野驢和狼群搏鬥過。

野馬是群聚動物,有嚴格的組織制度。一旦小馬受傷流血則會被抛棄,因爲它的血極有可能吸引狼群,從而威脅野馬群。或者,一匹馬一旦生病也將被抛棄,因爲它可能傳染給其他野馬。

可以說,野馬既團結,又殘忍。不過,一切規則都指向群體的安全。

3

工作人員心知肚明,野馬的野生生活需要一定的人爲幹涉,不僅需要密切觀察它們的動向,還要及時供應草料,防止群滅。

前幾個月,工作人員看到了好幾匹瘦得皮包骨,無法站立片刻的野馬,一匹又一匹野馬在他們的眼前病倒、餓倒、死去,可他們卻無能爲力。

工作人員能救饑腸滾滾,但可以自足吃草的野馬,卻救不了奄奄一息的野馬,因爲工作站離發現野馬的地方非常遠,時間上根本來不及。

野馬是根據季節遷移生息地的動物,而且這些野馬一點都不熟悉大自然,非常容易迷路,或亂跑,所以工作人員的跟進難度可見一斑!

不過,工作人員一堅持就是好幾年,直到現在,他們還在緊盯著野馬。

2004年,南香紅記者再次寫稿時,野馬已經在大自然裏生活了三年。

根據專家的鑒定,它們初步有了野馬樣,但是還沒成爲真正的野馬。據胡德夫介紹,衡量真正的野馬的指標有6項:能在野外找到水源、食物;能對付天敵;能和同域物種爭奪生存資源並有獲勝的把握;能自然繁育後代;能應對重大自然災害。

三年來,野馬尋找水源、食物的能力,已經恢複得不錯,不再嬌滴滴、動不動生病了。

至于,其他能力,作者沒多寫,不過,從它們的繁衍來看,貌似過得不錯,試想一下,假如沒具備上述生存技能,野馬是不是早已群滅,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呢?

野馬的繁衍生息離不開工作人員的適度保護,更離不開野馬自己的努力。

4

據2019年7月16日新華社報道,目前,新疆普氏野馬存活種群數量達416匹,其中野放野馬217匹、半散放野馬108匹、圈養野馬91匹。

天知道,2001年,我國只有27匹野馬了呢!如今,野馬家族已經擴大到了好幾百匹,真是可喜可賀啊!

野馬成爲了真正的野馬,放野實驗畫上了完美的句號。

野馬的成功,讓我再次反思了教育。人類嬰兒的撫養方式,是否可以借鑒野馬的放野?

嬰兒天生充滿好奇心,喜歡探索世界,就像野馬喜歡奔騰在草原裏一樣。圈養的野馬容易失去野性,那麽嬌生慣養的孩子是否一樣懦弱?

大自然是殘酷的,而人類世界的無情冷漠不比大自然差。一旦離開家庭,孩子將要面對艱難險峻的社會百態。

沒有父母的呵護,祖輩的幫助,孩子怎樣才能成功立腳,放飛自我,追求心中的夢想?

野馬的放野經曆了無數個驚心動魄的時刻,面臨過多次滅群之災,但是它們挺過來了。因爲有工作人員的適度幹涉,更是因爲有堅強的信念和頑強的毅力。

是的,孩子也一樣,父母是“工作人員”,孩子是“野馬”,社會是孩子的歸屬,他需要在社會的磨砺下恢複天性,鍛煉生存技能,施展才華。

父母的指責是合理的幹預,即適度的引導,千萬不能過度幹涉。直升機父母的悲劇已經上演了太多次。

野馬成了真正的野馬,那麽人類的孩子怎樣才能活出自己?答案盡在心中。

責任編輯:趙海星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野馬精神 -
公司郵箱 | | 版權聲明 | 隱私條款 | 聯系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