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山·檔案·愛情 -
网站地图

繁體

首頁 / 新聞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學園地

文化

雪山·檔案·愛情
發布時間:2020-08-13 來源:雲南新能源公司 作者:夏顯傑

“你真的要來?”海謹慎地問著梅。

梅沖客廳的爸媽看了一眼低聲地對電話那頭的海說:“爲了你,我可以放棄一切!”

海與梅在大學中相識、相知、相戀。

海是雲南大理人,梅是吉林長春人。

畢業後,海進入國電電力雲南新能源工作,成爲一名土建工程師。

對海一往情深的梅一心想與海在一起工作,但遭到了家裏的阻撓。梅的工作早已落實,是當地的國家電網公司,很多畢業生都夢寐以求的職位。但,梅死活不願意,一心想著與海在一起。父母爲了讓這個獨生女留在他們的身邊,甚至發動了所有親朋好友來勸說梅。

霞對梅說:“你看,國網是央企,有前途,最重要的是上班的地方就在家門口……”

還沒等霞把話說完,梅說:“霞,我知道爸媽也是爲我好,但我有我的理想,海在我的心目中是無人能替代的,白天不懂夜的黑,四年的交往,你依然不懂我們的愛情。”

霞說:“我的小公主,沒有我的日子裏,你要更加保重你自己,我支持你!”

梅用一根手指頭在霞的鼻梁上輕輕地刮了一下:“你也是喲。”

霞憂郁地說:“我……我會想你的。”

她幽幽地說:“相見不如懷念。”

梅不顧家人的反對,乘上南下的列車,投向大理的懷抱……

當她背著行囊見到海時,差點認不出海來了。海一身泥水,滿臉是灰,若不是海喊她,她還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海。

梅心疼地替海擦去臉上的灰塵,“怎麽搞成這樣?”

海說:“項目部的條件很艱苦,你……”

“苦我不怕,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就是再苦再累,我也知足了。”

兩個心愛的人擁抱在一起。

梅成了項目部唯一的女性。

同事們都說,梅是項目部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

來項目部報到的第二天,梅便被委任爲項目部檔案管理員。檔案管理對于梅來說是一個巨大挑戰,因爲她大學的專業是電氣工程。

爲了能盡快進入角色,服務風電建設,她從零開始,學起了檔案管理。

天藍色屋頂的板房,是她的辦公室。

資料收集、文件整理、檔案分類、檔案裝訂、檔案保存……一系列的檔案管理基礎知識硬是被她在短時間內弄懂,但成堆的檔案資料有時候也令她極爲上火。

每天,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宿舍時,海早已爲她准備好洗臉的熱水。梅看著地上熱氣籠罩下海的倒影激動地說:“海,跟著你,是我這一輩子的幸福!”

海說:“親愛的,讓你跟著我受苦了,風電建設條件這麽艱苦。”

梅說:“條件艱苦一點好,共同的磨難是我們倆的第一筆財富,只不過我受不了這麽強烈的紫外線,哎!以前白白的我,現在變得越來越黑了!”

海說:“不管你是黑是白,我永遠愛你。”

一天,工地現場來一批設備,領導在早會上說,資料讓海捎回來做檔案就行。梅卻主動請纓,她說,該要哪些資料,我最清楚。

經不住梅的堅持,領導讓梅上了車。

一路上,車子顛簸得令梅嘔吐不止。海心疼地直皺眉頭。梅說,適應了就好了。

車子在山路上盤旋著,海拔越來越高。車子發出沈悶的聲音。

她擡眼從窗外望去,一個個輸電鐵塔“手牽著手”不斷向遠方延伸著,直到消失在白雪皚皚的群山之中。

到達施工現場後,她喘著粗氣,挨個地記錄設備銘牌、收集整理開箱資料。

在回來的路上,天公不作美,大雨如注。車子深陷泥沼之中。她與同事們下車費盡周折,最終奮力將車從泥沼中推了出來。

回到住處,她渾身泥水,飄逸的長發被雨水浸濕,她站在高原上的臨時板房前,像一尊美麗的雕塑。

那夜,一陣大風刮的板房的鐵皮咔咔地響了一夜。

她聽著怒吼的風聲,蜷縮著身子,聽著海的鼾聲,久久難以入睡,一滴淚水從臉龐滑落下來!

第二天,項目部空無一人,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獨守項目部駐地。她圍繞著項目部駐地轉了一圈,采集了好多的野花,種植在項目部的院子裏,其中的一株野花被她栽培到用礦泉水瓶子做的花盆裏。

有鮮花的檔案室裏香味四溢,有她的項目部駐地,散發著一絲絲溫暖與溫馨。

進入項目部不久後的一個早上,項目部主任急匆匆地來找一個風機基礎參數的檔案資料,她手忙腳亂地找啊找,找了兩個小時都沒有找到。看著她滿頭大汗的樣子,項目部主任有些生氣地說:“梅啊,你趕緊找,這些資料事關基礎的牢固,基礎不牢,咱們的風車裝上去就會倒塌,後果不堪設想……”終于,她在一堆文件裏找到了。

自那以後,她才發現,檔案對于項目施工管理來說是多麽重要。幾個月的時光一晃而過。

施工資料、設備資料、調試資料……她即便是閉著眼也能迅速給師傅們找出來。

一天夜裏,瓢潑大雨將她從夢中驚醒,她把海叫醒,倆人冒雨進入檔案室查情況。“板房漏水!”她驚叫道。雨水滴答滴答落在檔案盒上,她趕緊把自己的衣服將檔案盒全部蓋上。隨後叫來同事一起將檔案資料移開。

經過數月的奮戰,最終迎來首台風電機組的並網發電。

在首台機組成功並網的慶祝會上,在項目部同事的祝福聲中,海與梅舉行了簡單的婚禮。

祝福聲中,海笑了,而梅卻哭了,梅哽咽著說,我們終于等到了這一天……

責任編輯:趙海星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雪山·檔案·愛情 -
公司郵箱 | | 版權聲明 | 隱私條款 | 聯系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