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蒙古能源公司任秀保:“沒啥事兒” -
网站地图

繁體

首頁 / 新聞中心 / 新聞 / 深度報道

新聞

內蒙古能源公司任秀保:“沒啥事兒”
發布時間:2020-08-13 來源:內蒙古能源公司 作者:卓言偉

任秀保是內蒙古能源公司察哈素煤礦選煤廠黨支部的支部書記,因其工作認真負責、兢兢業業,被評爲國電電力優秀黨務工作者。說起任書記最醒目的“標簽”恐怕就是“沒啥事兒”了。

“没啥事儿” 是一种敬畏与自律

今年是任書記工作的第32年,回顧自己這三十多年的工作經曆,任書記總是用略帶驕傲的語氣總結到:“工作這麽多年了,咱本本分分的沒啥事兒。”

任書記從事黨務工作可以算是“半路出家”,在正式與黨務工作結緣之前,他所涉獵的職務範圍極爲廣泛,從施工技術員到工程計劃主管,從計劃部合同主管到安健環部主任,從監審部主任再到如今的基層黨支部書記。別人也常和任書記打趣說:“您這變化的幅度可夠大的。”

這些年,任書記的職務雖然在變,但是他對工作所秉承的敬畏與自律之情從未改變。不論是負責抓工程質量,還是主管計劃合同,任書記都把自己“繃”得像一塊不近人情的“鋼板”。“習主席說的真對‘打鐵還需自身硬’,那時整個大環境不比現在,請吃吃請是常態,我一剛工作的毛頭小夥也管不了別人,只能給自己定個規矩,就是不該去的飯局絕對不去。”說起工作的故事,任書記一直對自己這個“規矩”頗爲自豪。

在負責黨務工作後,任書記更是把“繃得像塊鋼板”發揮到了極致,他說這種看似不近人情的自我要求,即是一種對規矩規則的敬畏,也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律,更是一名共産黨員應當融入血脈中的信仰。

“没啥事儿” 是一种融入与关爱

“今天我沒啥事兒,就到你們這來轉轉。”在運銷區域的班組裏,任書記總是笑容可掬的用這句話作爲開場白,然後往人家班組裏一坐就把話匣子打開了,上到國家政策企業方針,下到班組管理員工作息,無所不包。班組的員工們看著這個已經頭發花白的老書記,心裏總有一番暖暖的感覺。

說起這個任書記“沒事兒就來的地方”可是不一般,在這裏駐紮著該公司的裝車、司磅兩個班組,與其他班組相比,這兩個班組的組成人員全部是外聘工,流動性大、受教育水平偏低,而且每天的工作就是和數以千計的拉煤車司機們打交道,時間久了這些司機們就把歪腦筋動在了他們身上--有給塞錢想加塞的,有過磅單裏夾錢求照顧的。

這一切任書記看在眼裏,急在心裏:“班組這些人的年齡大多和我家孩子差不多,我真怕他們一不小心走到歪路上去,這麽年輕爲這事把自己毀了,那這輩子就完了。”爲了看護好他們,任書記著實下了一番“水磨功夫”。每天一有空就去班組裏走走、看看,瞅著不忙了就把大家聚起來聊聊自己這幾年的心得,講講發生在身邊因爲“小事翻車”的事例,還專門設置了崗位監督卡,想用這些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來給大家提個醒。

“我沒事兒來轉轉”即是一種融入也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關愛,任書記的這番心思得到了班組員工們的認可,他們說:“要是在這事上犯了錯,不止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任書記。”

“没啥事儿” 是一种奉献与担当

任書記是選煤廠裏年齡最大的管理人員,這也成了每逢節假日他主動留下值班的理由:“你們該回家的都回,我年齡大了也沒啥事兒,在這值班就行。”

2020年年初,任書記依舊用“沒啥事兒”的借口“攆走”了大部分管理人員,自己主動留下值班。往常,每逢過年期間選煤廠生産任務很少,所以留守人員僅爲平常生産時期的一半左右。但是今年,一場突然爆發的新冠疫情,讓留守的任書記備受考驗。在此次疫情期間,察哈素煤礦積極響應當地政府號召,全力複産穩定能源市場供應,雖然煤炭只有正常生産量的三分之二,但因疫情影響,已經回家人員暫時不能返回,使得人員長時間得不到補充,這就給煤炭洗選和外運帶來極大困難,要保證煤炭生産,這就意味著選煤廠要用50%的人手去滿足70%左右的生産需求。

“那時,我們選煤廠不論工種、職位,只要現場有空缺就頂上!黨員幹部帶頭!加班加點,絕不讓一輛車誤在選煤廠裏!”回想起那段共同抗“疫”的日子,任書記依舊慷慨豪邁。妥善調派人手,確保各個關鍵崗位有人值守;制定疫情防控方案,加強輿情管控,宣傳好疫情知識,努力守護好企業健康圈;合理調配防護用品,爲一線員工爭取到盡可能多的防護用品;積極協調返廠人員,做好返廠人員的隔離及安撫工作……一項項工作細致具體,有條不紊。

“沒啥事兒”的任書記在現場整整堅守了150多天,直到今年6月份在疫情放緩時才回到了大同的家。

“沒啥事兒”是一種工作與生活的態度,更是一種融入身心的信仰與職責,任書記用“沒啥事兒”幾個字折射了出一名共産黨員的情懷與擔當。

責任編輯:吳威威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內蒙古能源公司任秀保:“沒啥事兒” -
公司郵箱 | | 版權聲明 | 隱私條款 | 聯系我們